中 国  陶  艺  家  

2007 02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

上一页 主页 上一层

当代文化语境中的广东陶艺                    左正尧
 

文化语境的当代性是社会整体文化水平的时代表现。今天,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舞台上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形态。艺术教育和相关的学科建设,正在进入与社会发展同步的“文艺复兴”期,并开始获得社会意义上的认同。政治的宽松,经济的繁荣,文化的开放以及学术讨论的自由空间,为目前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氛围。而身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特别是广东的陶艺,与其他活跃的当代艺术一样,重视对观念以及媒材阐释的新的艺术表达。拥有数千年制陶历史的佛山和当代“中国瓷都”潮州,是我国目前重要的陶瓷产业基地,陶(彭德先生认为,陶其实包含瓷)作为广东地区经济生产中重要的支柱,在出口瓷、建筑陶和洁具等方面已跃居全国的领先地位。在这种背景下,广东的当代陶艺,或从传统造型中寻找新的形式,或在探索自己个人独特的创作语言,正逐渐成为中国当代艺术中重要的创作力量。

新兴陶艺的创作与实践

在广东地区活跃的陶艺家中,寻找与国际接轨,以新兴陶艺进行创作和个人风格实践的这些作者大部分都具有艺术院校专业学科的相关背景,受到国内外当代艺术的影响,并与现代艺术界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凭借高校和展览等平台,他们与国际艺术界的交流也在不断地拓展。其作品的造型、制作手段、风格、观念等方面体现出当代语言背景下的文化特征。如李蓓的近期作品《扳手·老虎钳·螺丝刀》,就是试图倚靠司空见惯的生活用具去发掘生活的另类状态。作品以生活中常见的工具作为创作对象,利用陶瓷媒材“模仿”和“抄写”生活中的劳动工具,并选取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场景陈列、突出、强化劳动留在工具上的痕迹,包括残缺的斧头、变形的刨子、弯曲的铲子等等。“对艺术家的手法我们可以因感觉新鲜而惊奇,但对于手法后面隐藏着的艺术家的野心,我们就不一定贴近,但往往这野心都真正表示着艺术家的勇气和智慧。所以艺术家所感应到的事物本质是一种独特的比喻,很形象但同时又很虚幻”。李蓓的作品正是通过对日常生活的放大与强化,使观众对现代生活空间重新解读。更重要的是,“对于美术这种具有很强直观性的艺术形态而言,重要的问题是,艺术如何站在当代立场,基于当代的问题,基于当代人的生存状态,在新的基点上重新调整艺术与现实的关系,采用合适当代所需要的观念、方法和手段(狭义现实主义),以满足艺术对现实性的需要(广义现实主义)。”李蓓的创作,是攻守兼备的自我拉锯,并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实验过程,在“论证”与“反驳”中寻找“艺术与现实的关系”。另一位陶艺家陆斌关注的是社会的价值取向问题,作品《化石2007》照样采用破缺粘接手法,一边用代表中国文化的铜钱,另外一边是被花环包围的代表西方文化的麦当劳标志,以传统的“中国红”和金面衬托,表达在全球化背景下的我者与他者的更替与错位,异域与本土冗杂的社会景象。值得注意的是,当这两者合二为一最终成为“化石”的时候,我们的“今天”变成了“过去”,当下“第四世界”(网络界的理论:第一世界为客观存在的世界,第二世界为主观世界,第三世界为知识世界,第四世界为网络世界)将成了远古的传说时,对地球意义的觉醒和反思。另外一件作品《新甲骨文》,从社会层面来解读人与自然的关系。作品以动物骨头的形态为表达手段,利用陶瓷媒材的特性,以写实的手法,重在唤醒人们对人与动物和谐关系的思考。“艺术在艺术的范围内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对于世界和对于我们自身的特殊的认知,因为它建立了一些特定的意义类型,把我们置于我们所栖居的象征和想象的领域之内。”当观众面对陆斌堆积在展厅中动物的“白骨”时,必然产生对生命意义的反问,思考人生的终极目标和传承价值。这些以及环保等都是现在许多艺术家共同面对的社会问题。提起环保问题,我想起凤凰卫视台《世纪大讲堂》中,徐刚先生引用波埃修的一段话:“如果你抱怨失去,如果不是真正属于你的永远不会失去,那么我,大自然,还怎么行使我的权力呢?晴天过后是阴天,鲜花和收获过后是雨雪。大海有时候平静地微笑,但是它也有权力使风浪咆哮,我岂能因人的贪得无厌而孤守恒常?恒常,不是我所有的本性,我的转盘飞转,我喜欢把低者抬高,让高者下降。”对于大自然而言,人,到底是创造者还是破坏者。对生命的反问,对人生终极目标的思考应该不能被算作“鸡毛蒜皮之事””。

以陶艺媒材为表现的个人叙述

“当代陶艺家摒弃了传统实用功能概念,接受非实用性的创作理念,从传统陶艺领域走了出来,推向纯粹表达个人主观性之意念及情感走向纯美术的范围里。”现代陶艺的发展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能工巧匠般的技艺,陶瓷已经成为艺术家表达个体叙述的重要方式之一。部分艺术家利用产区特有的造型符号,并由此获得灵感进行创作,以个人的审美取向和理念作为创作的出发点。陶瓷仅仅作为他们的媒材和表现手法,其作品的精神指向在于表述当代都市状态下的个人轨迹。“在艺术中,身体的意像,那困顿着你我的身体,是属于人类激情的猎食品。当意像为悬而未定的事物留下余地,当诸多奇特的现实彼此组合、交错、相混,想像便狂热起来。”伍时雄的作品《一体同观》,以强化符号化的外形为表达方式,用弯曲和波动的圆管造型,带有明显阴体特征的符号组合,体现出作者对于人、男女、阴阳等生命中某种性意识的追问与思考。张温帙的作品《新人类》,将新新人类,提炼为一种具有作者个人语言的表达方式,以此展现作者的心理情绪,以陶艺媒材形式来表现的新人类,只是作者在作品中具有针对性指向的一个特定符号。“在语言、宗教、艺术、科学之中,人们能做的不过是建设他自己的宇宙一一一个……符号的宇宙。”另一位陶艺家谭红宇,利用制陶中拉胚件的打散与重组,寻找空间和个体间形体的错位,她的作品以动物的外形来比造,由罐子、坛子的拉胚件相组合,作品中的五官和具体的细节肢体被高度概括。正是这种对细节的忽略,而更加凸显出作品的张力和魅力。方晖的作品《影子系列》,作者将人与影的关系颠倒,使原本依附身体和光线而存在的影子成为了主体。在表现手法上,着重表达单纯的体积和线条的美,并辅以特殊的窑变效果,通过简单的线条和明确的造型直接表达出作者对人与影的思考,人与影子谁才是真实的存在?这是作者对物与我二维逻辑的深层追问。

     来自陶艺产区的新语言形态

社会的需求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改变,陶艺产区随着市场经济的竞争,这种变化更显突出。一方面,他们要从传统特征中“保留”人们已有的认可度;另一方面,同样希望从陶艺中体现当代社会的时代特点。在这样的创作思路下,产区陶艺家不断地进行艰苦探索,进行新的尝试,将当代艺术的新元素纳入“传统”形态中,从而寻找新时代背景下陶艺发展的生命力。作为有着沉淀深厚的历史文化背景和传统特征的产区陶艺,近年来,逐渐出现了以产区为支点进行探索的陶艺家,他们的作品不仅呈现出强烈的地方特色,同时也有对当代文化问题的同步思索。

“在真正的艺术创造中,如何通过不完全的形式造成更大的形式意味或刺激力,是艺术家创造能力发展的一个重要表现。”魏华就是在进行这方面思考的陶艺家之一,近年来将主要精力投入到《青花美人系列》的“新佛山公仔”创作课题中,寻找个人语言表达的新方式,作品中蕴含了当代文化的人文关怀,对盛唐丰硕之美的特征加以艺术上的强化,给观者以超越时空的艺术享受。刘藕生的作品《传统人物系列》,作者尝试将中国画中写意表现手段用于陶艺创作,作品充满较强的整体性和神韵感。黄强华的作品《霸王别姬》《杨门女将》《中国脸谱一一张飞》等,将传统的戏剧人物装束用陶艺表现,并用枕木和树枝相组合,使作品产生了新视觉的震撼力,体现出作者对当代语境观照下产区陶艺的新感悟。他的另一件作品《我们那时候》,表达手捧红宝书的青年在文革的叙述背景下的精神群像。作者以组合式陈列的当代语言方式,试图追寻已逝的“文革”年代的社会特征,强烈的对比增强了作品的视觉冲击。“一旦使物体脱离开它所属的一般类別,物体就会在外部心中唤起一个具有更普遍意义和更大的世界”。余平的作品《闲情》系列中,卷泥片成为作者的表达手段。他的作品内容呈现出两个极端,一类作品是以人物闲情的生活情调为主,借用与道具相组合的关系,描写人物的心理活动;另一类作品则是激情澎湃的英雄主义题材,作者将传统的英雄人物组合在一起,衍生出广义民族概念的集体英雄主义。庞文忠的作品比较多地继承了传统“石湾公仔”的特征,尽可能多地保留“石湾公仔”中审美情趣和倾向。他的作品如《护芦拐李》、《恋花仙子》、《秦始皇》等都是佛山公仔中屡见不鲜的题材,但他在同一题材中的不断探索,以此寻求题材表现上的最佳造型。钟汝荣的作品同样在佛山公仔的传统造型基础上进行创作,他的《花和尚鲁智深》、《扬州八怪之金农》等作品却加入了更多的个人特色以及当代审美的景致,从而使作品与当代的文化内涵相吻合,当代语境下的审美取向在作品中得到了升华。除此之外,还有罗晓芬、潘柏林、黄修林、陈震、李品康等许多生活在产区的陶艺家们,他们利用产区作为创作的支点,在个人作品风格上不断地进行完善和探索,同时也在寻找自己的艺术语言对传承产区陶艺文化和个人情感的理念上求同存异的表达方式。

“当代艺术研究的是完全不同的论题,诸如对人性的表现进行探索、对新技术的使用、以及为了艺术的创造开辟一系列新的前景,而这种艺术创作本质上是由仅仅基于观念的艺术所提供的。”随着越来越多的美术馆、企业和个人对于当代陶艺的收藏、展览和学术研究活动的参与,陶艺创作的审美意义已经逐渐从以实用为主的传统创作原则中独立出来,当代陶艺的当代风格已经十分明显地从以往的单一以装饰风格为主转变成多元的、开放的多样风格,并且被注入了更多对当代文化和社会意义的关怀。从这些陶艺家的作品当中,我们能读到广东地区陶艺发展当中的新的力量正在酝酿和形成,广东的陶艺正处在发展的最佳时机。随着中国当代艺术界的逐步归类,广东的当代陶艺也会逐步梳理出自身的发展脉络、文化取向以及价值追求。当代文化语境中的广东陶艺,在当代艺术发展中,正成为陶艺创作队伍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上一页 主页 上一层

中 国  陶  艺  家  

2007 02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